個案分享

 
個案一: 阿強 (31歲)
踢足球引致肩關節慣性脫位,而接受關節唇韌帶修補手術。

阿強是一名足球愛好者,沒想到十年前的一次踢足球經驗,會嚴重影響他日後的生活。「那次和朋友踢足球,我負責守龍門。在救波的時候因為衝力太大,雙手起勁地揮出去,就『甩了膊』。」

甩膊情況 頻繁至每週一次

到急症室托回移位的肩關節後,以為就此康復,怎料半年後,移位的情況重複出現,甚至變得頻密。無論是游水或做熱身運動,甚至簡單的動作如高舉雙手,也會令他「甩骹」。病發次數有時相隔一兩個月一次,有時甚至一兩星期一次,令他開始習以為常。

「最初會找醫生復位,到第五次之後,我開始自己托回。直至兩年前,有一晚睡覺的時候,可能在半夢半醒中舉高隻手想拉拉枕頭或搔癢,肩關節又移位了。我即時痛醒,那一刻,覺得一定要去做手術解決問題。」

需做手術 修補撕裂的關節唇韌帶

骨科專科黃醫生解釋,相比其他關節,肩關節的活動範圍最大,移位機會較高。不少「甩骹」患者,誤以為找醫生或跌打師傅托回後就會康復,漸漸才發現會出現重複移位的問題。

然而瑞典有一項研究顯示,愈年輕的人士接受托回定位治療後,出現肩關節再移位的機會就愈高。所以,手術修補撕裂的關節唇韌帶,才可無後顧之憂。

微創手術 改變日後生活

黃醫生解釋,阿強情況是連接肱骨和肩胛骨韌帶的肱骨二頭肌長頭腱撕裂,牽連前方的關節唇受損,才導致肩關節慣性向前移位。所以,必須在肩胛骨鑲入三顆金屬螺絲,再用手術線縫合撕裂了的韌帶,並拉緊關節唇,才能解決慣性「甩骹」問題。

手術使用微創方法進行,醫生在阿強肩膀上開三個小洞,再透過導管,把手術儀器直接放入肩關節的關節囊中進行手術。

手術進行得非常成功,術後至今,阿強已經再沒有出現「甩骹」情況,回復正常的運動生活,就連踢足球及游水也不用憂心忡忡。他坦言:「這個問題令我近十年都不敢去海灘游水,怕突然甩膊,遇溺時沒有人救到我。現在終於可以放下心頭大石了。」



個案二: Raymond Chung (28歲)
因踢足球導致前十字韌帶(ACL)撕裂,需要施行前十字韌帶重建手術。

Raymond於二零零八年五月初參加舊生足球聯賽時,跟敵方幾名隊友發生碰撞,跌倒在地上,左腳膝蓋以下的部位即時完全失去知覺。約兩分鐘後,他才可以站起來,自行步出場邊休息及噴止痛劑。

「當時見仍可走動,便以為沒事,出場繼續踢。後來一次轉身,感到膝蓋有微微痛楚,於是便決定離場休息了。」

不動手術 或要跟運動說再見
Raymond翌日到骨科診所求診,經初步診斷後,是一般扭傷,沒甚麼大礙。那位醫生建議,可以接受磁力共振(MRI)作較深入檢查以釋疑慮。結果竟然嚇了大家一跳:前十字韌帶完全撕裂! 「那一刻,簡直是晴天霹靂,好像世界末日。」

骨科專科胡醫生建議Raymond,一是施行前十字韌帶重建手術,康復時間約半年。若不動手術,需要增強大腿肌肉的訓練,令其健壯得可以保護膝蓋。不過, 一生也會有種膝蓋脫離的不穩定感覺,更重要的是,劇烈活動如滑雪、網球或足球等,以後都要避免。從小熱愛運動的Raymond,不想自此失去人生的最大樂 趣,終於決定接受手術治療。

康復神速 半年後參加馬拉松
一生人首次做手術,最擔心當然是手術風險問題。幸好經胡醫生解釋後,疑慮盡消。Raymond做完手術甦醒後的第一個感覺是:「好似發了一場夢及左腳腫了。」

住院期間,Raymond每天必須進行物理治療及在走廊「慢步」練習。手術後兩星期,他終於可以拋棄拐杖,改為戴上護膝。

「康復時間非常快及理想,關鍵在於我沒錯過動手術的最佳時間,即意外後第三至第四個星期。這時候,傷口及周圍已消腫。醫生提醒我,手術後的首兩個月對康復 非常重要,所以我堅持每星期進行四或五天,每次兩、三小時的物理治療,鍛鍊左腳的柔韌性及恢復關節的活動能力。」

術後半年,Raymond的膝關節已能活動自如,而且於二零零九年二月舉行的全城馬拉松比實中,更以1小時48分鐘時間完成「半馬」賽程,可見傷患已徹底康復。



個案三: Paul Lee (34歲)
因打排球引致足踝扭傷。

意外發生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,Paul在一次排球練習中,使出一招強勁的跳躍殺球,然而,落地時卻誤踏在隊友的腳上,足踝向外一翻,發出「刮」的一聲。當時他心知不妙,立即自覺地停止運動,用毛巾包裹冰塊敷在受傷部位,紓緩痛楚。

拗柴可大可小 急尋專業治理

其實對熱愛運動如足球、行山、跑步及游泳的Paul來說,已經不是第一次「拗柴」了。他仍記得:「當值的政府醫生安排我照X光,然後表示傷勢並沒大礙,就讓我回家休息。整個診斷過程較簡單,並沒有詳細解釋足踝的受傷程度或後遺症。」

足踝關節扭傷雖然常見,但絕對不能輕視,它可導致骨折及韌帶完全撕裂。若處理不當,普通的扭傷會演變成慣性扭傷,即傷者會發覺一次比一次更容易扭傷。最後因關節缺乏穩定性而不能再做劇烈運動,甚至變成關節炎。

先用冰敷 後再施壓包紮

「翌日起身,發現隻腳已經腫晒,我唯有單腳跳著跳著到醫院。骨科專科黃醫生為我檢查足踝的受傷情況,韌帶有無鬆脫等,再建議我照X光,看看有否骨折。結果發現有少許碎骨,韌帶被拉傷發炎,而骹位就沒大礙。」

黃醫生為他評估傷勢後,幸好情況並不太嚴重。不過,必須先消腫散瘀血後才可接受進一步治療。隨即醫生為Paul冰敷足踝,然後用彈性繃帶向受傷部份施以壓迫性的包紮,目的是固定位置。

此外,他又給Paul十日消炎藥及一隻保護鞋,此保護鞋的設計猶如一雙充氣的靴,內附有索帶,可放鬆及拉緊,具保護傷口及固定位置的作用。由於Paul當 時不良於行,醫生同時為他安排拐杖,免得再單腳跳回家。往後三個星期他都需穿上保護鞋,避免腳部負重,直到情況好轉為止。

悉心治療下 康復情況理想

「足踝消腫後,醫生曾建議我返醫院做物理治療,由於醫院離家頗遠,不太方便。因此,他親自教授一套復康運動,讓我在家中可以自行練習。這套動作主要是鍛鍊 足部肌肉的柔韌度、平衡肌肉的力度,讓其足以保護內裡的筋骨。此外,也減輕腳部的關節位負重壓力。至於筋膜,就要待它自己慢慢復元。」

一般來說,輕度的「拗柴」約可在數天至兩星期內復元,重返運動;而中度的受傷,預計要三至六星期;嚴重者或要數個月至一年,韌帶才完全康復,可說「手尾長」。

由受傷距離至今約兩個月,Paul坦言頗滿意康復進度,他不單已棄用拐杖走路,更可以緩步跑,疼痛亦明顯減輕。黃醫生建議,若碎骨位置不影響日常生活,不 用做手術來取出碎骨。不過,Paul本身從事消防工作,需要極高的活動能力、平衡力及敏捷度,他會待下個月覆診時,跟醫生商議後才作決定。

運動時巧用繃帶 避免再受傷

所謂預防勝於治療,要避免再次「拗柴」,Paul必須建立正確的運動觀念及預防運動創傷。例如經常保持肌肉的柔韌軟度及良好的平衡力;留意身體狀況,稍感不適或疲憊,就應停下來休息;運動前要做充足的熱身伸展及拉筋運動等。

Paul坦言每次運動也會做足熱身,今次純屬意外。不過他也感謝黃醫生提醒,往後進行撞擊運動前,最好先用繃帶包著舊患,保護足踝,以減低再度受傷的機會,否則會帶來風濕關節痛等後遺症。

「每逢翻風落雨時,受過傷的部位會像針刺般隱隱作痛。為免令情況惡化,以後做運動時,也會加倍注意安全和保護。」



個案四: Derek Kwik (40歲)
參加閃避球運動而導致跟腱急性斷裂,需要進行微創接駁手術。

從事金融業的Derek是一名運動狂熱份子,憑著堅忍及毅力,成為世界上第一位以跑步橫跨了四個沙漠的中國人。在海拔最高的中國戈壁沙漠、最乾的智利阿塔 卡瑪沙漠、最熱的埃及撒哈拉沙漠及最寒冷的南極洲沙漠,他都留下了永誌難忘的足跡。不過,去年六月因一次參與閃避球(Dodgeball)時發生意外,導 致腳跟肌腱(跟腱)完全斷裂,被逼要立即暫停所有運動。

爆發性動作誘發受傷
他說:「跑步是一項直線運動,即使是跑長途的馬拉松,也很少機會令跟腱受傷。閃避球不同,它經常需要參加者急速移動或跳躍去閃避來球,這些考反應的爆發性動作,對跟腱造成強大的拉扯及張力。」

事發當日,Derek正在閃避來球,突然聽到「啪」的一聲響便跌倒在地上,他完全摸不著頭腦究竟發生什麼事,以為只是不留神或絆倒導致失足,便如常地嘗試 站立起來,但腳跟上方的小腿肌肉像是被子彈擊中一樣,痛徹心肺,當下小腿明顯變形,後腿肌向上收縮,完全不能發力。莫說繼續閃避球,就連普通站立的動作也 有困難,心知不妙的他立即由友人陪同下,前往醫院見骨科專科醫生。

手術後 醫生建議休息半年
Derek表示:「胡醫生診斷我的跟腱已經完全斷裂,因此必須立即進行接駁手術,手術約一小時。」

麻醉藥過後,Derek慢慢地蘇醒過來,看見受傷的足踝裝上石膏,不能移動。做完手術再加上服了消炎止痛等藥物,身心疲倦不堪。胡醫生告訴他,需要好好休 養,半年內都難以再跑步。這句話讓他失望到極點,比皮肉之痛更要命。原來四個月後(即二零零八年十月),他要去橫越全球最凶險的亞瑪遜熱帶雨林,但如今, 計劃卻在受傷的短短一瞬間被全然粉碎。

憑堅毅與拼勁 克服傷患之痛
Derek開始回想起受傷的情景,嘗試追究導致受傷的原因。他清楚記得,在運動前確實曾做過伸展的熱身動作。基本上也毋須懷疑,因為經過多年的訓練及經 驗,每一次運動的前後,早已養成了充足熱身準備的習慣。只能說,這次意外,是在錯誤的地點、錯誤的時間發生。

痛苦只是暫時,放棄則是永恆,這個在多次比賽中深深領略到的道理,此時此刻也適用吧。因此,他完全沒有因為這次受傷痛苦的經驗,而想過放棄運動,為了盡快重返跑道上,他又使出以往一貫的堅毅及拼勁,奔向極限。

醫生建議Derek留院三日,但他沒理會勸告,手術後翌日已一拐一拐地出院,甚至上班,處理繁重的工作。

「胡醫生建議我返醫院做物理治療,不過由於工作太忙,因此改在健身室自己練習。由於跟腱經過縫合接駁,長度比之前縮減了一點,所以需要做大量的伸展動作,去令它逐步擴展,重新達至正常的長度。」

康復神速 全靠嚴格的康復鍛鍊
Derek明白到,要受創的跟腱快速復元,關鍵在於要自覺地按計劃進行康復鍛鍊。如果鍛鍊動作或力度等不正確,跟腱分分鐘出現再度斷裂的危機,甚至傷口會受感染,引起併發症,所以要小心奕奕進行。

嚴守紀律的他,堅持毫不間斷地每天做伸展及加強踝關節的運動,促進肌腱癒合。當然,他不會鍛鍊得太瘋狂,適當時候,也會讓跟腱放鬆及休息。

康復情況非常理想,在短短五個月後(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),他已能夠重返運動場上,開始跑馬拉松。同年十二月七日,參加了澳門國際馬拉松比賽。

「醫生原本要我等到零九年一月才參加跑步比賽,但時間太漫長了。他也叮囑我不要過量走路或跑步,因為即使跟腱修復後,新生組織要逐漸轉變成正常的跟腱組 織,使其可以承受正常用力和速度的要求,一般人大概需要六個月時間,而我則在第四個月已經可以慢慢步行。」

大半年後,Derek認為跟腱康復程度已經高達99%,餘下的1%,就要靠時間去癒合了。雖然受傷位置有時仍會出現輕微痛楚,但他自信可以應付。果然,堅 定的意志力,加上適當的康復練習,令Derek於二零零九年二月的馬拉松比賽中,以4小時45分鐘時間跑畢全程,證明他的人生仍然能如常地跑下去。
 

個案五: 凌小姐
 
 


 
個案一
個案二
個案三
個案四
個案五
個案六

 

個案一: 阿強 (31歲)

踢足球引致肩關節慣性脫位,而接受關節唇韌帶修補手術。

阿強是一名足球愛好者,沒想到十年前的一次踢足球經驗,會嚴重影響他日後的生活。「那次和朋友踢足球,我負責守龍門。在救波的時候因為衝力太大,雙手起勁地揮出去,就『甩了膊』。」

甩膊情況 頻繁至每週一次

到急症室托回移位的肩關節後,以為就此康復,怎料半年後,移位的情況重複出現,甚至變得頻密。無論是游水或做熱身運動,甚至簡單的動作如高舉雙手,也會令他「甩骹」。病發次數有時相隔一兩個月一次,有時甚至一兩星期一次,令他開始習以為常。

「最初會找醫生復位,到第五次之後,我開始自己托回。直至兩年前,有一晚睡覺的時候,可能在半夢半醒中舉高隻手想拉拉枕頭或搔癢,肩關節又移位了。我即時痛醒,那一刻,覺得一定要去做手術解決問題。」

需做手術 修補撕裂的關節唇韌帶

骨科專科黃醫生解釋,相比其他關節,肩關節的活動範圍最大,移位機會較高。不少「甩骹」患者,誤以為找醫生或跌打師傅托回後就會康復,漸漸才發現會出現重複移位的問題。

然而瑞典有一項研究顯示,愈年輕的人士接受托回定位治療後,出現肩關節再移位的機會就愈高。所以,手術修補撕裂的關節唇韌帶,才可無後顧之憂。

微創手術 改變日後生活

黃醫生解釋,阿強情況是連接肱骨和肩胛骨韌帶的肱骨二頭肌長頭腱撕裂,牽連前方的關節唇受損,才導致肩關節慣性向前移位。所以,必須在肩胛骨鑲入三顆金屬螺絲,再用手術線縫合撕裂了的韌帶,並拉緊關節唇,才能解決慣性「甩骹」問題。

手術使用微創方法進行,醫生在阿強肩膀上開三個小洞,再透過導管,把手術儀器直接放入肩關節的關節囊中進行手術。

手術進行得非常成功,術後至今,阿強已經再沒有出現「甩骹」情況,回復正常的運動生活,就連踢足球及游水也不用憂心忡忡。他坦言:「這個問題令我近十年都不敢去海灘游水,怕突然甩膊,遇溺時沒有人救到我。現在終於可以放下心頭大石了。」



< 返回

 

個案二: Raymond Chung (28歲)

因踢足球導致前十字韌帶(ACL)撕裂,需要施行前十字韌帶重建手術。

Raymond於二零零八年五月初參加舊生足球聯賽時,跟敵方幾名隊友發生碰撞,跌倒在地上,左腳膝蓋以下的部位即時完全失去知覺。約兩分鐘後,他才可以站起來,自行步出場邊休息及噴止痛劑。

「當時見仍可走動,便以為沒事,出場繼續踢。後來一次轉身,感到膝蓋有微微痛楚,於是便決定離場休息了。」

不動手術 或要跟運動說再見

Raymond翌日到骨科診所求診,經初步診斷後,是一般扭傷,沒甚麼大礙。那位醫生建議,可以接受磁力共振(MRI)作較深入檢查以釋疑慮。結果竟然嚇了大家一跳:前十字韌帶完全撕裂! 「那一刻,簡直是晴天霹靂,好像世界末日。」

骨科專科胡醫生建議Raymond,一是施行前十字韌帶重建手術,康復時間約半年。若不動手術,需要增強大腿肌肉的訓練,令其健壯得可以保護膝蓋。不過, 一生也會有種膝蓋脫離的不穩定感覺,更重要的是,劇烈活動如滑雪、網球或足球等,以後都要避免。從小熱愛運動的Raymond,不想自此失去人生的最大樂 趣,終於決定接受手術治療。

康復神速 半年後參加馬拉松

一生人首次做手術,最擔心當然是手術風險問題。幸好經胡醫生解釋後,疑慮盡消。Raymond做完手術甦醒後的第一個感覺是:「好似發了一場夢及左腳腫了。」

住院期間,Raymond每天必須進行物理治療及在走廊「慢步」練習。手術後兩星期,他終於可以拋棄拐杖,改為戴上護膝。

「康復時間非常快及理想,關鍵在於我沒錯過動手術的最佳時間,即意外後第三至第四個星期。這時候,傷口及周圍已消腫。醫生提醒我,手術後的首兩個月對康復 非常重要,所以我堅持每星期進行四或五天,每次兩、三小時的物理治療,鍛鍊左腳的柔韌性及恢復關節的活動能力。」

術後半年,Raymond的膝關節已能活動自如,而且於二零零九年二月舉行的全城馬拉松比實中,更以1小時48分鐘時間完成「半馬」賽程,可見傷患已徹底康復。



< 返回

 

個案三: Paul Lee (34歲)

因打排球引致足踝扭傷。

意外發生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,Paul在一次排球練習中,使出一招強勁的跳躍殺球,然而,落地時卻誤踏在隊友的腳上,足踝向外一翻,發出「刮」的一聲。當時他心知不妙,立即自覺地停止運動,用毛巾包裹冰塊敷在受傷部位,紓緩痛楚。

拗柴可大可小 急尋專業治理

其實對熱愛運動如足球、行山、跑步及游泳的Paul來說,已經不是第一次「拗柴」了。他仍記得:「當值的政府醫生安排我照X光,然後表示傷勢並沒大礙,就讓我回家休息。整個診斷過程較簡單,並沒有詳細解釋足踝的受傷程度或後遺症。」

足踝關節扭傷雖然常見,但絕對不能輕視,它可導致骨折及韌帶完全撕裂。若處理不當,普通的扭傷會演變成慣性扭傷,即傷者會發覺一次比一次更容易扭傷。最後因關節缺乏穩定性而不能再做劇烈運動,甚至變成關節炎。

先用冰敷 後再施壓包紮

「翌日起身,發現隻腳已經腫晒,我唯有單腳跳著跳著到醫院。骨科專科黃醫生為我檢查足踝的受傷情況,韌帶有無鬆脫等,再建議我照X光,看看有否骨折。結果發現有少許碎骨,韌帶被拉傷發炎,而骹位就沒大礙。」

黃醫生為他評估傷勢後,幸好情況並不太嚴重。不過,必須先消腫散瘀血後才可接受進一步治療。隨即醫生為Paul冰敷足踝,然後用彈性繃帶向受傷部份施以壓迫性的包紮,目的是固定位置。

此外,他又給Paul十日消炎藥及一隻保護鞋,此保護鞋的設計猶如一雙充氣的靴,內附有索帶,可放鬆及拉緊,具保護傷口及固定位置的作用。由於Paul當 時不良於行,醫生同時為他安排拐杖,免得再單腳跳回家。往後三個星期他都需穿上保護鞋,避免腳部負重,直到情況好轉為止。

悉心治療下 康復情況理想

「足踝消腫後,醫生曾建議我返醫院做物理治療,由於醫院離家頗遠,不太方便。因此,他親自教授一套復康運動,讓我在家中可以自行練習。這套動作主要是鍛鍊 足部肌肉的柔韌度、平衡肌肉的力度,讓其足以保護內裡的筋骨。此外,也減輕腳部的關節位負重壓力。至於筋膜,就要待它自己慢慢復元。」

一般來說,輕度的「拗柴」約可在數天至兩星期內復元,重返運動;而中度的受傷,預計要三至六星期;嚴重者或要數個月至一年,韌帶才完全康復,可說「手尾長」。

由受傷距離至今約兩個月,Paul坦言頗滿意康復進度,他不單已棄用拐杖走路,更可以緩步跑,疼痛亦明顯減輕。黃醫生建議,若碎骨位置不影響日常生活,不 用做手術來取出碎骨。不過,Paul本身從事消防工作,需要極高的活動能力、平衡力及敏捷度,他會待下個月覆診時,跟醫生商議後才作決定。

運動時巧用繃帶 避免再受傷

所謂預防勝於治療,要避免再次「拗柴」,Paul必須建立正確的運動觀念及預防運動創傷。例如經常保持肌肉的柔韌軟度及良好的平衡力;留意身體狀況,稍感不適或疲憊,就應停下來休息;運動前要做充足的熱身伸展及拉筋運動等。

Paul坦言每次運動也會做足熱身,今次純屬意外。不過他也感謝黃醫生提醒,往後進行撞擊運動前,最好先用繃帶包著舊患,保護足踝,以減低再度受傷的機會,否則會帶來風濕關節痛等後遺症。

「每逢翻風落雨時,受過傷的部位會像針刺般隱隱作痛。為免令情況惡化,以後做運動時,也會加倍注意安全和保護。」

< 返回



 

個案四: Derek Kwik (40歲)

參加閃避球運動而導致跟腱急性斷裂,需要進行微創接駁手術。

從事金融業的Derek是一名運動狂熱份子,憑著堅忍及毅力,成為世界上第一位以跑步橫跨了四個沙漠的中國人。在海拔最高的中國戈壁沙漠、最乾的智利阿塔 卡瑪沙漠、最熱的埃及撒哈拉沙漠及最寒冷的南極洲沙漠,他都留下了永誌難忘的足跡。不過,去年六月因一次參與閃避球(Dodgeball)時發生意外,導 致腳跟肌腱(跟腱)完全斷裂,被逼要立即暫停所有運動。

爆發性動作誘發受傷

他說:「跑步是一項直線運動,即使是跑長途的馬拉松,也很少機會令跟腱受傷。閃避球不同,它經常需要參加者急速移動或跳躍去閃避來球,這些考反應的爆發性動作,對跟腱造成強大的拉扯及張力。」

事發當日,Derek正在閃避來球,突然聽到「啪」的一聲響便跌倒在地上,他完全摸不著頭腦究竟發生什麼事,以為只是不留神或絆倒導致失足,便如常地嘗試 站立起來,但腳跟上方的小腿肌肉像是被子彈擊中一樣,痛徹心肺,當下小腿明顯變形,後腿肌向上收縮,完全不能發力。莫說繼續閃避球,就連普通站立的動作也 有困難,心知不妙的他立即由友人陪同下,前往醫院見骨科專科醫生。

手術後 醫生建議休息半年

Derek表示:「胡醫生診斷我的跟腱已經完全斷裂,因此必須立即進行接駁手術,手術約一小時。」

麻醉藥過後,Derek慢慢地蘇醒過來,看見受傷的足踝裝上石膏,不能移動。做完手術再加上服了消炎止痛等藥物,身心疲倦不堪。胡醫生告訴他,需要好好休 養,半年內都難以再跑步。這句話讓他失望到極點,比皮肉之痛更要命。原來四個月後(即二零零八年十月),他要去橫越全球最凶險的亞瑪遜熱帶雨林,但如今, 計劃卻在受傷的短短一瞬間被全然粉碎。

憑堅毅與拼勁 克服傷患之痛

Derek開始回想起受傷的情景,嘗試追究導致受傷的原因。他清楚記得,在運動前確實曾做過伸展的熱身動作。基本上也毋須懷疑,因為經過多年的訓練及經 驗,每一次運動的前後,早已養成了充足熱身準備的習慣。只能說,這次意外,是在錯誤的地點、錯誤的時間發生。

痛苦只是暫時,放棄則是永恆,這個在多次比賽中深深領略到的道理,此時此刻也適用吧。因此,他完全沒有因為這次受傷痛苦的經驗,而想過放棄運動,為了盡快重返跑道上,他又使出以往一貫的堅毅及拼勁,奔向極限。

醫生建議Derek留院三日,但他沒理會勸告,手術後翌日已一拐一拐地出院,甚至上班,處理繁重的工作。

「胡醫生建議我返醫院做物理治療,不過由於工作太忙,因此改在健身室自己練習。由於跟腱經過縫合接駁,長度比之前縮減了一點,所以需要做大量的伸展動作,去令它逐步擴展,重新達至正常的長度。」

康復神速 全靠嚴格的康復鍛鍊

Derek明白到,要受創的跟腱快速復元,關鍵在於要自覺地按計劃進行康復鍛鍊。如果鍛鍊動作或力度等不正確,跟腱分分鐘出現再度斷裂的危機,甚至傷口會受感染,引起併發症,所以要小心奕奕進行。

嚴守紀律的他,堅持毫不間斷地每天做伸展及加強踝關節的運動,促進肌腱癒合。當然,他不會鍛鍊得太瘋狂,適當時候,也會讓跟腱放鬆及休息。

康復情況非常理想,在短短五個月後(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),他已能夠重返運動場上,開始跑馬拉松。同年十二月七日,參加了澳門國際馬拉松比賽。

「醫生原本要我等到零九年一月才參加跑步比賽,但時間太漫長了。他也叮囑我不要過量走路或跑步,因為即使跟腱修復後,新生組織要逐漸轉變成正常的跟腱組 織,使其可以承受正常用力和速度的要求,一般人大概需要六個月時間,而我則在第四個月已經可以慢慢步行。」

大半年後,Derek認為跟腱康復程度已經高達99%,餘下的1%,就要靠時間去癒合了。雖然受傷位置有時仍會出現輕微痛楚,但他自信可以應付。果然,堅 定的意志力,加上適當的康復練習,令Derek於二零零九年二月的馬拉松比賽中,以4小時45分鐘時間跑畢全程,證明他的人生仍然能如常地跑下去。


< 返回

 

個案五: 凌小姐

疑因做瑜伽導致頸椎骨移位,現正接受康復治療。

在中環寫字樓上班的凌小姐,在芸芸運動當中,只喜歡瑜伽。最近半年,更由以往每星期一次,增加到兩至三次。直至去年十月某天,左背肌肉突然劇痛得像被十萬枝針插著,左手更無法活動,她立即強忍痛楚去看骨科專科醫生,證實是頸椎骨出現問題。

專業物理治療讓她逃出苦海

胡醫生要求凌小姐接受磁力共振掃描檢查,經診斷後證實是頸椎骨椎間盤移位,神經線受壓,導致背部肌肉組織紅腫發炎。由於屬於急症,她迅速被送往物理治療部,由專業治療師進行牽引頸部及放鬆肌肉的治療。

「我當時躺臥在床上,整個身軀明顯被繃緊的頸背拉扯到傾側一邊。治療師用熟練的雙手使用柔勁,針對重要部位牽拉了幾下,痛楚即時減了大半,連背肌也鬆弛 了,簡直有種即時返回天堂的感覺!」親身體驗過後的凌小姐,終於明白為何肌肉骨骼病患者要進行物理治療。

頸椎牽引治療復位 舒解疼痛

雖然痛楚紓緩了,但凌小姐仍需住院,接受藥物、注射及物理治療。翌日出院後,她仍需持續進行復康治療,當中包括干擾波電療、頸椎牽引治療、人手按摩、超聲 波治療、伸展肌肉及放鬆筋骨關節的運動。目的是減輕關節或肌肉炎症、緩解疼痛、改善局部血液循環及加快受影響組織的修復過程。

現時,凌小姐的物理治療已減至兩星期一次,康復情況良好。她認為物理治療師實在是功不可沒,更形容他們是救命恩人。

「他們每次都跟進我的進度,給予最有效的治療。像替我用人手按摩,雖只是短短三數回,但已能紓緩繃緊的刺痛。」

可能是肩倒立式的後遺症

雖然凌小姐不能肯定今次頸椎椎間盤移位的原因,但她認為瑜伽絕對是誘因。因為出事前一星期,她共上了三次瑜伽課,在堂上曾做過肩倒立式。

「我學了瑜伽兩年,最初的一年半是由專人個別式教授,因為我早已意識到,瑜伽的體位紛繁複雜,一旦力度及姿勢不正確,很容易受傷。直至近半年,因為希望多加練習,才會兼上團體班。坦白說,一個導師又怎能個別指導及照顧廿多個學生,出事的機會當然較高。」

頸項姿勢不正確 增加受傷機會

其實她的頸椎毛病,並非一日之寒,很大程度與日常生活的姿勢有關。胡醫生告訴她,長時間垂下頭工作令頸部肌肉疲勞的文職人士,是頸椎病的高危族。結果可導致慢性勞損,或頸椎間盤出現老化,更會誘發一系列問題,增加受傷機會。

因此,最佳的伏案工作姿勢是頸部保持正直,背靠座椅,工作時間每30分鐘就應該休息片刻,並進行頸部運動或按摩。由於凌小姐的復發機會高,所以更要加倍小心,瑜伽及滑雪等運動就必須要暫時停止了。
 


個案六: Sam (55歲)
 


 
個案一
個案二
個案三
個案四
個案五
個案六

 

個案一: 阿強 (31歲)

踢足球引致肩關節慣性脫位,而接受關節唇韌帶修補手術。

阿強是一名足球愛好者,沒想到十年前的一次踢足球經驗,會嚴重影響他日後的生活。「那次和朋友踢足球,我負責守龍門。在救波的時候因為衝力太大,雙手起勁地揮出去,就『甩了膊』。」

甩膊情況 頻繁至每週一次

到急症室托回移位的肩關節後,以為就此康復,怎料半年後,移位的情況重複出現,甚至變得頻密。無論是游水或做熱身運動,甚至簡單的動作如高舉雙手,也會令他「甩骹」。病發次數有時相隔一兩個月一次,有時甚至一兩星期一次,令他開始習以為常。

「最初會找醫生復位,到第五次之後,我開始自己托回。直至兩年前,有一晚睡覺的時候,可能在半夢半醒中舉高隻手想拉拉枕頭或搔癢,肩關節又移位了。我即時痛醒,那一刻,覺得一定要去做手術解決問題。」

需做手術 修補撕裂的關節唇韌帶

骨科專科黃醫生解釋,相比其他關節,肩關節的活動範圍最大,移位機會較高。不少「甩骹」患者,誤以為找醫生或跌打師傅托回後就會康復,漸漸才發現會出現重複移位的問題。

然而瑞典有一項研究顯示,愈年輕的人士接受托回定位治療後,出現肩關節再移位的機會就愈高。所以,手術修補撕裂的關節唇韌帶,才可無後顧之憂。

微創手術 改變日後生活

黃醫生解釋,阿強情況是連接肱骨和肩胛骨韌帶的肱骨二頭肌長頭腱撕裂,牽連前方的關節唇受損,才導致肩關節慣性向前移位。所以,必須在肩胛骨鑲入三顆金屬螺絲,再用手術線縫合撕裂了的韌帶,並拉緊關節唇,才能解決慣性「甩骹」問題。

手術使用微創方法進行,醫生在阿強肩膀上開三個小洞,再透過導管,把手術儀器直接放入肩關節的關節囊中進行手術。

手術進行得非常成功,術後至今,阿強已經再沒有出現「甩骹」情況,回復正常的運動生活,就連踢足球及游水也不用憂心忡忡。他坦言:「這個問題令我近十年都不敢去海灘游水,怕突然甩膊,遇溺時沒有人救到我。現在終於可以放下心頭大石了。」



< 返回

 

個案二: Raymond Chung (28歲)

因踢足球導致前十字韌帶(ACL)撕裂,需要施行前十字韌帶重建手術。

Raymond於二零零八年五月初參加舊生足球聯賽時,跟敵方幾名隊友發生碰撞,跌倒在地上,左腳膝蓋以下的部位即時完全失去知覺。約兩分鐘後,他才可以站起來,自行步出場邊休息及噴止痛劑。

「當時見仍可走動,便以為沒事,出場繼續踢。後來一次轉身,感到膝蓋有微微痛楚,於是便決定離場休息了。」

不動手術 或要跟運動說再見

Raymond翌日到骨科診所求診,經初步診斷後,是一般扭傷,沒甚麼大礙。那位醫生建議,可以接受磁力共振(MRI)作較深入檢查以釋疑慮。結果竟然嚇了大家一跳:前十字韌帶完全撕裂! 「那一刻,簡直是晴天霹靂,好像世界末日。」

骨科專科胡醫生建議Raymond,一是施行前十字韌帶重建手術,康復時間約半年。若不動手術,需要增強大腿肌肉的訓練,令其健壯得可以保護膝蓋。不過, 一生也會有種膝蓋脫離的不穩定感覺,更重要的是,劇烈活動如滑雪、網球或足球等,以後都要避免。從小熱愛運動的Raymond,不想自此失去人生的最大樂 趣,終於決定接受手術治療。

康復神速 半年後參加馬拉松

一生人首次做手術,最擔心當然是手術風險問題。幸好經胡醫生解釋後,疑慮盡消。Raymond做完手術甦醒後的第一個感覺是:「好似發了一場夢及左腳腫了。」

住院期間,Raymond每天必須進行物理治療及在走廊「慢步」練習。手術後兩星期,他終於可以拋棄拐杖,改為戴上護膝。

「康復時間非常快及理想,關鍵在於我沒錯過動手術的最佳時間,即意外後第三至第四個星期。這時候,傷口及周圍已消腫。醫生提醒我,手術後的首兩個月對康復 非常重要,所以我堅持每星期進行四或五天,每次兩、三小時的物理治療,鍛鍊左腳的柔韌性及恢復關節的活動能力。」

術後半年,Raymond的膝關節已能活動自如,而且於二零零九年二月舉行的全城馬拉松比實中,更以1小時48分鐘時間完成「半馬」賽程,可見傷患已徹底康復。



< 返回

 

個案三: Paul Lee (34歲)

因打排球引致足踝扭傷。

意外發生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,Paul在一次排球練習中,使出一招強勁的跳躍殺球,然而,落地時卻誤踏在隊友的腳上,足踝向外一翻,發出「刮」的一聲。當時他心知不妙,立即自覺地停止運動,用毛巾包裹冰塊敷在受傷部位,紓緩痛楚。

拗柴可大可小 急尋專業治理

其實對熱愛運動如足球、行山、跑步及游泳的Paul來說,已經不是第一次「拗柴」了。他仍記得:「當值的政府醫生安排我照X光,然後表示傷勢並沒大礙,就讓我回家休息。整個診斷過程較簡單,並沒有詳細解釋足踝的受傷程度或後遺症。」

足踝關節扭傷雖然常見,但絕對不能輕視,它可導致骨折及韌帶完全撕裂。若處理不當,普通的扭傷會演變成慣性扭傷,即傷者會發覺一次比一次更容易扭傷。最後因關節缺乏穩定性而不能再做劇烈運動,甚至變成關節炎。

先用冰敷 後再施壓包紮

「翌日起身,發現隻腳已經腫晒,我唯有單腳跳著跳著到醫院。骨科專科黃醫生為我檢查足踝的受傷情況,韌帶有無鬆脫等,再建議我照X光,看看有否骨折。結果發現有少許碎骨,韌帶被拉傷發炎,而骹位就沒大礙。」

黃醫生為他評估傷勢後,幸好情況並不太嚴重。不過,必須先消腫散瘀血後才可接受進一步治療。隨即醫生為Paul冰敷足踝,然後用彈性繃帶向受傷部份施以壓迫性的包紮,目的是固定位置。

此外,他又給Paul十日消炎藥及一隻保護鞋,此保護鞋的設計猶如一雙充氣的靴,內附有索帶,可放鬆及拉緊,具保護傷口及固定位置的作用。由於Paul當 時不良於行,醫生同時為他安排拐杖,免得再單腳跳回家。往後三個星期他都需穿上保護鞋,避免腳部負重,直到情況好轉為止。

悉心治療下 康復情況理想

「足踝消腫後,醫生曾建議我返醫院做物理治療,由於醫院離家頗遠,不太方便。因此,他親自教授一套復康運動,讓我在家中可以自行練習。這套動作主要是鍛鍊 足部肌肉的柔韌度、平衡肌肉的力度,讓其足以保護內裡的筋骨。此外,也減輕腳部的關節位負重壓力。至於筋膜,就要待它自己慢慢復元。」

一般來說,輕度的「拗柴」約可在數天至兩星期內復元,重返運動;而中度的受傷,預計要三至六星期;嚴重者或要數個月至一年,韌帶才完全康復,可說「手尾長」。

由受傷距離至今約兩個月,Paul坦言頗滿意康復進度,他不單已棄用拐杖走路,更可以緩步跑,疼痛亦明顯減輕。黃醫生建議,若碎骨位置不影響日常生活,不 用做手術來取出碎骨。不過,Paul本身從事消防工作,需要極高的活動能力、平衡力及敏捷度,他會待下個月覆診時,跟醫生商議後才作決定。

運動時巧用繃帶 避免再受傷

所謂預防勝於治療,要避免再次「拗柴」,Paul必須建立正確的運動觀念及預防運動創傷。例如經常保持肌肉的柔韌軟度及良好的平衡力;留意身體狀況,稍感不適或疲憊,就應停下來休息;運動前要做充足的熱身伸展及拉筋運動等。

Paul坦言每次運動也會做足熱身,今次純屬意外。不過他也感謝黃醫生提醒,往後進行撞擊運動前,最好先用繃帶包著舊患,保護足踝,以減低再度受傷的機會,否則會帶來風濕關節痛等後遺症。

「每逢翻風落雨時,受過傷的部位會像針刺般隱隱作痛。為免令情況惡化,以後做運動時,也會加倍注意安全和保護。」

< 返回



 

個案四: Derek Kwik (40歲)

參加閃避球運動而導致跟腱急性斷裂,需要進行微創接駁手術。

從事金融業的Derek是一名運動狂熱份子,憑著堅忍及毅力,成為世界上第一位以跑步橫跨了四個沙漠的中國人。在海拔最高的中國戈壁沙漠、最乾的智利阿塔 卡瑪沙漠、最熱的埃及撒哈拉沙漠及最寒冷的南極洲沙漠,他都留下了永誌難忘的足跡。不過,去年六月因一次參與閃避球(Dodgeball)時發生意外,導 致腳跟肌腱(跟腱)完全斷裂,被逼要立即暫停所有運動。

爆發性動作誘發受傷

他說:「跑步是一項直線運動,即使是跑長途的馬拉松,也很少機會令跟腱受傷。閃避球不同,它經常需要參加者急速移動或跳躍去閃避來球,這些考反應的爆發性動作,對跟腱造成強大的拉扯及張力。」

事發當日,Derek正在閃避來球,突然聽到「啪」的一聲響便跌倒在地上,他完全摸不著頭腦究竟發生什麼事,以為只是不留神或絆倒導致失足,便如常地嘗試 站立起來,但腳跟上方的小腿肌肉像是被子彈擊中一樣,痛徹心肺,當下小腿明顯變形,後腿肌向上收縮,完全不能發力。莫說繼續閃避球,就連普通站立的動作也 有困難,心知不妙的他立即由友人陪同下,前往醫院見骨科專科醫生。

手術後 醫生建議休息半年

Derek表示:「胡醫生診斷我的跟腱已經完全斷裂,因此必須立即進行接駁手術,手術約一小時。」

麻醉藥過後,Derek慢慢地蘇醒過來,看見受傷的足踝裝上石膏,不能移動。做完手術再加上服了消炎止痛等藥物,身心疲倦不堪。胡醫生告訴他,需要好好休 養,半年內都難以再跑步。這句話讓他失望到極點,比皮肉之痛更要命。原來四個月後(即二零零八年十月),他要去橫越全球最凶險的亞瑪遜熱帶雨林,但如今, 計劃卻在受傷的短短一瞬間被全然粉碎。

憑堅毅與拼勁 克服傷患之痛

Derek開始回想起受傷的情景,嘗試追究導致受傷的原因。他清楚記得,在運動前確實曾做過伸展的熱身動作。基本上也毋須懷疑,因為經過多年的訓練及經 驗,每一次運動的前後,早已養成了充足熱身準備的習慣。只能說,這次意外,是在錯誤的地點、錯誤的時間發生。

痛苦只是暫時,放棄則是永恆,這個在多次比賽中深深領略到的道理,此時此刻也適用吧。因此,他完全沒有因為這次受傷痛苦的經驗,而想過放棄運動,為了盡快重返跑道上,他又使出以往一貫的堅毅及拼勁,奔向極限。

醫生建議Derek留院三日,但他沒理會勸告,手術後翌日已一拐一拐地出院,甚至上班,處理繁重的工作。

「胡醫生建議我返醫院做物理治療,不過由於工作太忙,因此改在健身室自己練習。由於跟腱經過縫合接駁,長度比之前縮減了一點,所以需要做大量的伸展動作,去令它逐步擴展,重新達至正常的長度。」

康復神速 全靠嚴格的康復鍛鍊

Derek明白到,要受創的跟腱快速復元,關鍵在於要自覺地按計劃進行康復鍛鍊。如果鍛鍊動作或力度等不正確,跟腱分分鐘出現再度斷裂的危機,甚至傷口會受感染,引起併發症,所以要小心奕奕進行。

嚴守紀律的他,堅持毫不間斷地每天做伸展及加強踝關節的運動,促進肌腱癒合。當然,他不會鍛鍊得太瘋狂,適當時候,也會讓跟腱放鬆及休息。

康復情況非常理想,在短短五個月後(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),他已能夠重返運動場上,開始跑馬拉松。同年十二月七日,參加了澳門國際馬拉松比賽。

「醫生原本要我等到零九年一月才參加跑步比賽,但時間太漫長了。他也叮囑我不要過量走路或跑步,因為即使跟腱修復後,新生組織要逐漸轉變成正常的跟腱組 織,使其可以承受正常用力和速度的要求,一般人大概需要六個月時間,而我則在第四個月已經可以慢慢步行。」

大半年後,Derek認為跟腱康復程度已經高達99%,餘下的1%,就要靠時間去癒合了。雖然受傷位置有時仍會出現輕微痛楚,但他自信可以應付。果然,堅 定的意志力,加上適當的康復練習,令Derek於二零零九年二月的馬拉松比賽中,以4小時45分鐘時間跑畢全程,證明他的人生仍然能如常地跑下去。


< 返回

 

個案五: 凌小姐

疑因做瑜伽導致頸椎骨移位,現正接受康復治療。

在中環寫字樓上班的凌小姐,在芸芸運動當中,只喜歡瑜伽。最近半年,更由以往每星期一次,增加到兩至三次。直至去年十月某天,左背肌肉突然劇痛得像被十萬枝針插著,左手更無法活動,她立即強忍痛楚去看骨科專科醫生,證實是頸椎骨出現問題。

專業物理治療讓她逃出苦海

胡醫生要求凌小姐接受磁力共振掃描檢查,經診斷後證實是頸椎骨椎間盤移位,神經線受壓,導致背部肌肉組織紅腫發炎。由於屬於急症,她迅速被送往物理治療部,由專業治療師進行牽引頸部及放鬆肌肉的治療。

「我當時躺臥在床上,整個身軀明顯被繃緊的頸背拉扯到傾側一邊。治療師用熟練的雙手使用柔勁,針對重要部位牽拉了幾下,痛楚即時減了大半,連背肌也鬆弛 了,簡直有種即時返回天堂的感覺!」親身體驗過後的凌小姐,終於明白為何肌肉骨骼病患者要進行物理治療。

頸椎牽引治療復位 舒解疼痛

雖然痛楚紓緩了,但凌小姐仍需住院,接受藥物、注射及物理治療。翌日出院後,她仍需持續進行復康治療,當中包括干擾波電療、頸椎牽引治療、人手按摩、超聲 波治療、伸展肌肉及放鬆筋骨關節的運動。目的是減輕關節或肌肉炎症、緩解疼痛、改善局部血液循環及加快受影響組織的修復過程。

現時,凌小姐的物理治療已減至兩星期一次,康復情況良好。她認為物理治療師實在是功不可沒,更形容他們是救命恩人。

「他們每次都跟進我的進度,給予最有效的治療。像替我用人手按摩,雖只是短短三數回,但已能紓緩繃緊的刺痛。」

可能是肩倒立式的後遺症

雖然凌小姐不能肯定今次頸椎椎間盤移位的原因,但她認為瑜伽絕對是誘因。因為出事前一星期,她共上了三次瑜伽課,在堂上曾做過肩倒立式。

「我學了瑜伽兩年,最初的一年半是由專人個別式教授,因為我早已意識到,瑜伽的體位紛繁複雜,一旦力度及姿勢不正確,很容易受傷。直至近半年,因為希望多加練習,才會兼上團體班。坦白說,一個導師又怎能個別指導及照顧廿多個學生,出事的機會當然較高。」

頸項姿勢不正確 增加受傷機會

其實她的頸椎毛病,並非一日之寒,很大程度與日常生活的姿勢有關。胡醫生告訴她,長時間垂下頭工作令頸部肌肉疲勞的文職人士,是頸椎病的高危族。結果可導致慢性勞損,或頸椎間盤出現老化,更會誘發一系列問題,增加受傷機會。

因此,最佳的伏案工作姿勢是頸部保持正直,背靠座椅,工作時間每30分鐘就應該休息片刻,並進行頸部運動或按摩。由於凌小姐的復發機會高,所以更要加倍小心,瑜伽及滑雪等運動就必須要暫時停止了。

< 返回

 

個案六: Sam (55歲)

因打高爾夫球而拉傷背部肌肉及跟腱。

Sam是高爾夫球發燒友,早前到歐洲公幹,約兩、三個星期沒「落場」,回港後技癢,於是立即約同友人打球去,沒料到中途卻發生意外。當時他把手如常拉高, 然後大桿一揮,「扑」的一聲,白色的高球強而有力地飛到遠方,但同一時間,背部卻劇痛得要命,痛到身體都捲縮和傾側到一邊。

「拉傷當下,就連走路也有問題,唯有休息後,由友人開車送我回家。」回家後的Sam,即時由太太幫忙搽跌打酒,以為應該沒事吧。誰料整個晚上,痛得他徹夜難眠,好不容易忍到翌日早上,便立即到醫院看醫生。

無做熱身惹的禍

骨科專科黃醫生為Sam作初步臨床檢查後,再安排他照X光。結果發現,右邊背部肌肉及跟腱被拉傷。原來擁有十年打高球經驗的Sam坦言從來沒有運動前熱身的習慣。

「其實,跟我一起打波的朋友都沒有做熱身。打了那麼多年都相安無事,我覺得今次受傷可能是意外吧。不過黃醫生說,我這個年紀的人比年輕人較易受傷,加上日 常生活少運用背肌,到揮桿時一下子用力,便很易拉傷。所以日後一定要做至少10分鐘的伸展熱身運動。」

做足兩個月物理治療

黃醫生給一臉痛楚的Sam服食消炎止痛藥,並轉介他進行物理治療,包括止痛電療機TENS、熱敷治療、強化背肌的訓練及伸展動作等。首兩星期,可隔日進行 一次,每次半小時至45分鐘,之後才視乎康復情況減少次數。此外,還需要有充足休息,避免進行一些劇烈運動,或突如其來的動作,如急速地轉身。

「做了一次物理治療之後,痛楚已經減了很多,整個背部也放鬆了。醫生更提醒我下次拉傷或扭傷,別自行亂捽藥酒,應盡快求醫,以免延誤治療。」

由受傷至今約兩個多月,Sam可說是已經完全康復,更於上個週末再「落場」,享受揮桿的樂趣。不過,今次他卻提早到達,認真地伸展手腳,擺動腰肩做熱身,其他跟Sam差不多年紀的波友也不敢怠慢,一於跟著齊齊做熱身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