个案分享

 
个案一: 阿强 (31岁)
踢足球引致肩关节惯性脱位,而接受关节唇韧带修补手术。

阿强是一名足球爱好者,没想到十年前的一次踢足球经验,会严重影响他日后的生活。「那次和朋友踢足球,我负责守龙门。在救波的时候因为冲力太大,双手起劲地挥出去,就『甩了膊』。」

甩膊情况 频繁至每周一次

到急症室托回移位的肩关节后,以为就此康复,怎料半年后,移位的情况重复出现,甚至变得频密。无论是游水或做热身运动,甚至简单的动作如高举双手,也会令他「甩骹」。病发次数有时相隔一两个月一次,有时甚至一两星期一次,令他开始习以为常。

「最初会找医生复位,到第五次之后,我开始自己托回。直至两年前,有一晚睡觉的时候,可能在半梦半醒中举高只手想拉拉枕头或搔痒,肩关节又移位了。我实时痛醒,那一刻,觉得一定要去做手术解决问题。」

需做手术 修补撕裂的关节唇韧带

骨科专科黄医生解释,相比其他关节,肩关节的活动范围最大,移位机会较高。不少「甩骹」患者,误以为找医生或跌打师傅托回后就会康复,渐渐才发现会出现重复移位的问题。

然而瑞典有一项研究显示,愈年轻的人士接受托回定位治疗后,出现肩关节再移位的机会就愈高。所以,手术修补撕裂的关节唇韧带,才可无后顾之忧。

微创手术 改变日后生活

黄医生解释,阿强情况是连接肱骨和肩胛骨韧带的肱骨二头肌长头腱撕裂,牵连前方的关节唇受损,才导致肩关节惯性向前移位。所以,必须在肩胛骨镶入三颗金属螺丝,再用手术线缝合撕裂了的韧带,并拉紧关节唇,才能解决惯性「甩骹」问题。

手术使用微创方法进行,医生在阿强肩膀上开三个小洞,再透过导管,把手术仪器直接放入肩关节的关节囊中进行手术。

手术进行得非常成功,术后至今,阿强已经再没有出现「甩骹」情况,回复正常的运动生活,就连踢足球及游水也不用忧心忡忡。他坦言:「这个问题令我近十年都不敢去海滩游水,怕突然甩膊,遇溺时没有人救到我。现在终于可以放下心头大石了。」



个案二: Raymond Chung (28岁)
因踢足球导致前十字韧带(ACL)撕裂,需要施行前十字韧带重建手术。

Raymond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初参加旧生足球联赛时,跟敌方几名队友发生碰撞,跌倒在地上,左脚膝盖以下的部位实时完全失去知觉。约两分钟后,他才可以站起来,自行步出场边休息及喷止痛剂。

「当时见仍可走动,便以为没事,出场继续踢。后来一次转身,感到膝盖有微微痛楚,于是便决定离场休息了。」

不动手术 或要跟运动说再见
Raymond翌日到骨科诊所求诊,经初步诊断后,是一般扭伤,没甚么大碍。那位医生建议,可以接受磁力共振(MRI)作较深入检查以释疑虑。结果竟然吓了大家一跳:前十字韧带完全撕裂! 「那一刻,简直是晴天霹雳,好像世界末日。」

骨科专科胡医生建议Raymond,一是施行前十字韧带重建手术,康复时间约半年。若不动手术,需要增强大腿肌肉的训练,令其健壮得可以保护膝盖。不过, 一生也会有种膝盖脱离的不稳定感觉,更重要的是,剧烈活动如滑雪、网球或足球等,以后都要避免。从小热爱运动的Raymond,不想自此失去人生的最大乐 趣,终于决定接受手术治疗。

康复神速 半年后参加马拉松
一生人首次做手术,最担心当然是手术风险问题。幸好经胡医生解释后,疑虑尽消。Raymond做完手术苏醒后的第一个感觉是:「好似发了一场梦及左脚肿了。」

住院期间,Raymond每天必须进行物理治疗及在走廊「慢步」练习。手术后两星期,他终于可以抛弃拐杖,改为戴上护膝。

「康复时间非常快及理想,关键在于我没错过动手术的最佳时间,即意外后第三至第四个星期。这时候,伤口及周围已消肿。医生提醒我,手术后的首两个月对康复 非常重要,所以我坚持每星期进行四或五天,每次两、三小时的物理治疗,锻炼左脚的柔韧性及恢复关节的活动能力。」

术后半年,Raymond的膝关节已能活动自如,而且于二零零九年二月举行的全城马拉松比实中,更以1小时48分钟时间完成「半马」赛程,可见伤员已彻底康复。



个案三: Paul Lee (34岁)
因打排球引致足踝扭伤。

意外发生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,Paul在一次排球练习中,使出一招强劲的跳跃杀球,然而,落地时却误踏在队友的脚上,足踝向外一翻,发出「刮」的一声。当时他心知不妙,立即自觉地停止运动,用毛巾包裹冰块敷在受伤部位,纾缓痛楚。

拗柴可大可小 急寻专业治理

其实对热爱运动如足球、行山、跑步及游泳的Paul来说,已经不是第一次「拗柴」了。他仍记得:「当值的政府医生安排我照X光,然后表示伤势并没大碍,就让我回家休息。整个诊断过程较简单,并没有详细解释足踝的受伤程度或后遗症。」

足踝关节扭伤虽然常见,但绝对不能轻视,它可导致骨折及韧带完全撕裂。若处理不当,普通的扭伤会演变成惯性扭伤,即伤者会发觉一次比一次更容易扭伤。最后因关节缺乏稳定性而不能再做剧烈运动,甚至变成关节炎。

先用冰敷 后再施压包扎

「翌日起身,发现只脚已经肿晒,我唯有单脚跳着跳着到医院。骨科专科黄医生为我检查足踝的受伤情况,韧带有无松脱等,再建议我照X光,看看有否骨折。结果发现有少许碎骨,韧带被拉伤发炎,而骹位就没大碍。」

黄医生为他评估伤势后,幸好情况并不太严重。不过,必须先消肿散瘀血后才可接受进一步治疗。随即医生为Paul冰敷足踝,然后用弹性绷带向受伤部份施以压迫性的包扎,目的是固定位置。

此外,他又给Paul十日消炎药及一只保护鞋,此保护鞋的设计犹如一双充气的靴,内附有索带,可放松及拉紧,具保护伤口及固定位置的作用。由于Paul当 时不良于行,医生同时为他安排拐杖,免得再单脚跳回家。往后三个星期他都需穿上保护鞋,避免脚部负重,直到情况好转为止。

悉心治疗下 康复情况理想

「足踝消肿后,医生曾建议我返医院做物理治疗,由于医院离家颇远,不太方便。因此,他亲自教授一套复康运动,让我在家中可以自行练习。这套动作主要是锻炼 足部肌肉的柔韧度、平衡肌肉的力度,让其足以保护内里的筋骨。此外,也减轻脚部的关节位负重压力。至于筋膜,就要待它自己慢慢复元。」

一般来说,轻度的「拗柴」约可在数天至两星期内复元,重返运动;而中度的受伤,预计要三至六星期;严重者或要数个月至一年,韧带才完全康复,可说「手尾长」。

由受伤距离至今约两个月,Paul坦言颇满意康复进度,他不单已弃用拐杖走路,更可以缓步跑,疼痛亦明显减轻。黄医生建议,若碎骨位置不影响日常生活,不 用做手术来取出碎骨。不过,Paul本身从事消防工作,需要极高的活动能力、平衡力及敏捷度,他会待下个月覆诊时,跟医生商议后才作决定。

运动时巧用绷带 避免再受伤

所谓预防胜于治疗,要避免再次「拗柴」,Paul必须建立正确的运动观念及预防运动创伤。例如经常保持肌肉的柔韧软度及良好的平衡力;留意身体状况,稍感不适或疲惫,就应停下来休息;运动前要做充足的热身伸展及拉筋运动等。

Paul坦言每次运动也会做足热身,今次纯属意外。不过他也感谢黄医生提醒,往后进行撞击运动前,最好先用绷带包着旧患,保护足踝,以减低再度受伤的机会,否则会带来风湿关节痛等后遗症。

「每逢翻风落雨时,受过伤的部位会像针刺般隐隐作痛。为免令情况恶化,以后做运动时,也会加倍注意安全和保护。」



个案四: Derek Kwik (40岁)
参加闪避球运动而导致跟腱急性断裂,需要进行微创接驳手术。

从事金融业的Derek是一名运动狂热份子,凭着坚忍及毅力,成为世界上第一位以跑步横跨了四个沙漠的中国人。在海拔最高的中国戈壁沙漠、最干的智利阿塔 卡玛沙漠、最热的埃及撒哈拉沙漠及最寒冷的南极洲沙漠,他都留下了永志难忘的足迹。不过,去年六月因一次参与闪避球(Dodgeball)时发生意外,导 致脚跟肌腱(跟腱)完全断裂,被逼要立即暂停所有运动。

爆发性动作诱发受伤
他说:「跑步是一项直线运动,即使是跑长途的马拉松,也很少机会令跟腱受伤。闪避球不同,它经常需要参加者急速移动或跳跃去闪避来球,这些考反应的爆发性动作,对跟腱造成强大的拉扯及张力。」

事发当日,Derek正在闪避来球,突然听到「啪」的一声响便跌倒在地上,他完全摸不着头脑究竟发生什么事,以为只是不留神或绊倒导致失足,便如常地尝试 站立起来,但脚跟上方的小腿肌肉像是被子弹击中一样,痛彻心肺,当下小腿明显变形,后腿肌向上收缩,完全不能发力。莫说继续闪避球,就连普通站立的动作也 有困难,心知不妙的他立即由友人陪同下,前往医院见骨科专科医生。

手术后 医生建议休息半年
Derek表示:「胡医生诊断我的跟腱已经完全断裂,因此必须立即进行接驳手术,手术约一小时。」

麻醉药过后,Derek慢慢地苏醒过来,看见受伤的足踝装上石膏,不能移动。做完手术再加上服了消炎止痛等药物,身心疲倦不堪。胡医生告诉他,需要好好休 养,半年内都难以再跑步。这句话让他失望到极点,比皮肉之痛更要命。原来四个月后(即二零零八年十月),他要去横越全球最凶险的亚玛逊热带雨林,但如今, 计划却在受伤的短短一瞬间被全然粉碎。

凭坚毅与拼劲 克服伤员之痛
Derek开始回想起受伤的情景,尝试追究导致受伤的原因。他清楚记得,在运动前确实曾做过伸展的热身动作。基本上也毋须怀疑,因为经过多年的训练及经 验,每一次运动的前后,早已养成了充足热身准备的习惯。只能说,这次意外,是在错误的地点、错误的时间发生。

痛苦只是暂时,放弃则是永恒,这个在多次比赛中深深领略到的道理,此时此刻也适用吧。因此,他完全没有因为这次受伤痛苦的经验,而想过放弃运动,为了尽快重返跑道上,他又使出以往一贯的坚毅及拼劲,奔向极限。

医生建议Derek留院三日,但他没理会劝告,手术后翌日已一拐一拐地出院,甚至上班,处理繁重的工作。

「胡医生建议我返医院做物理治疗,不过由于工作太忙,因此改在健身室自己练习。由于跟腱经过缝合接驳,长度比之前缩减了一点,所以需要做大量的伸展动作,去令它逐步扩展,重新达至正常的长度。」

康复神速 全靠严格的康复锻炼
Derek明白到,要受创的跟腱快速复元,关键在于要自觉地按计划进行康复锻炼。如果锻炼动作或力度等不正确,跟腱分分钟出现再度断裂的危机,甚至伤口会受感染,引起并发症,所以要小心奕奕进行。

严守纪律的他,坚持毫不间断地每天做伸展及加强踝关节的运动,促进肌腱愈合。当然,他不会锻炼得太疯狂,适当时候,也会让跟腱放松及休息。

康复情况非常理想,在短短五个月后(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),他已能够重返运动场上,开始跑马拉松。同年十二月七日,参加了澳门国际马拉松比赛。

「医生原本要我等到零九年一月才参加跑步比赛,但时间太漫长了。他也叮嘱我不要过量走路或跑步,因为即使跟腱修复后,新生组织要逐渐转变成正常的跟腱组 织,使其可以承受正常用力和速度的要求,一般人大概需要六个月时间,而我则在第四个月已经可以慢慢步行。」

大半年后,Derek认为跟腱康复程度已经高达99%,余下的1%,就要靠时间去愈合了。虽然受伤位置有时仍会出现轻微痛楚,但他自信可以应付。果然,坚 定的意志力,加上适当的康复练习,令Derek于二零零九年二月的马拉松比赛中,以4小时45分钟时间跑毕全程,证明他的人生仍然能如常地跑下去。
 

个案五: 凌小姐
 
 


 
个案一
个案二
个案三
个案四
个案五
个案六

 

个案一: 阿强 (31岁)

踢足球引致肩关节惯性脱位,而接受关节唇韧带修补手术。

阿强是一名足球爱好者,没想到十年前的一次踢足球经验,会严重影响他日后的生活。「那次和朋友踢足球,我负责守龙门。在救波的时候因为冲力太大,双手起劲地挥出去,就『甩了膊』。」

甩膊情况 频繁至每周一次

到急症室托回移位的肩关节后,以为就此康复,怎料半年后,移位的情况重复出现,甚至变得频密。无论是游水或做热身运动,甚至简单的动作如高举双手,也会令他「甩骹」。病发次数有时相隔一两个月一次,有时甚至一两星期一次,令他开始习以为常。

「最初会找医生复位,到第五次之后,我开始自己托回。直至两年前,有一晚睡觉的时候,可能在半梦半醒中举高只手想拉拉枕头或搔痒,肩关节又移位了。我实时痛醒,那一刻,觉得一定要去做手术解决问题。」

需做手术 修补撕裂的关节唇韧带

骨科专科黄医生解释,相比其他关节,肩关节的活动范围最大,移位机会较高。不少「甩骹」患者,误以为找医生或跌打师傅托回后就会康复,渐渐才发现会出现重复移位的问题。

然而瑞典有一项研究显示,愈年轻的人士接受托回定位治疗后,出现肩关节再移位的机会就愈高。所以,手术修补撕裂的关节唇韧带,才可无后顾之忧。

微创手术 改变日后生活

黄医生解释,阿强情况是连接肱骨和肩胛骨韧带的肱骨二头肌长头腱撕裂,牵连前方的关节唇受损,才导致肩关节惯性向前移位。所以,必须在肩胛骨镶入三颗金属螺丝,再用手术线缝合撕裂了的韧带,并拉紧关节唇,才能解决惯性「甩骹」问题。

手术使用微创方法进行,医生在阿强肩膀上开三个小洞,再透过导管,把手术仪器直接放入肩关节的关节囊中进行手术。

手术进行得非常成功,术后至今,阿强已经再没有出现「甩骹」情况,回复正常的运动生活,就连踢足球及游水也不用忧心忡忡。他坦言:「这个问题令我近十年都不敢去海滩游水,怕突然甩膊,遇溺时没有人救到我。现在终于可以放下心头大石了。」



< 返回

 

个案二: Raymond Chung (28岁)

因踢足球导致前十字韧带(ACL)撕裂,需要施行前十字韧带重建手术。

Raymond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初参加旧生足球联赛时,跟敌方几名队友发生碰撞,跌倒在地上,左脚膝盖以下的部位实时完全失去知觉。约两分钟后,他才可以站起来,自行步出场边休息及喷止痛剂。

「当时见仍可走动,便以为没事,出场继续踢。后来一次转身,感到膝盖有微微痛楚,于是便决定离场休息了。」

不动手术 或要跟运动说再见

Raymond翌日到骨科诊所求诊,经初步诊断后,是一般扭伤,没甚么大碍。那位医生建议,可以接受磁力共振(MRI)作较深入检查以释疑虑。结果竟然吓了大家一跳:前十字韧带完全撕裂! 「那一刻,简直是晴天霹雳,好像世界末日。」

骨科专科胡医生建议Raymond,一是施行前十字韧带重建手术,康复时间约半年。若不动手术,需要增强大腿肌肉的训练,令其健壮得可以保护膝盖。不过, 一生也会有种膝盖脱离的不稳定感觉,更重要的是,剧烈活动如滑雪、网球或足球等,以后都要避免。从小热爱运动的Raymond,不想自此失去人生的最大乐 趣,终于决定接受手术治疗。

康复神速 半年后参加马拉松

一生人首次做手术,最担心当然是手术风险问题。幸好经胡医生解释后,疑虑尽消。Raymond做完手术苏醒后的第一个感觉是:「好似发了一场梦及左脚肿了。」

住院期间,Raymond每天必须进行物理治疗及在走廊「慢步」练习。手术后两星期,他终于可以抛弃拐杖,改为戴上护膝。

「康复时间非常快及理想,关键在于我没错过动手术的最佳时间,即意外后第三至第四个星期。这时候,伤口及周围已消肿。医生提醒我,手术后的首两个月对康复 非常重要,所以我坚持每星期进行四或五天,每次两、三小时的物理治疗,锻炼左脚的柔韧性及恢复关节的活动能力。」

术后半年,Raymond的膝关节已能活动自如,而且于二零零九年二月举行的全城马拉松比实中,更以1小时48分钟时间完成「半马」赛程,可见伤员已彻底康复。



< 返回

 

个案三: Paul Lee (34岁)

因打排球引致足踝扭伤。

意外发生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,Paul在一次排球练习中,使出一招强劲的跳跃杀球,然而,落地时却误踏在队友的脚上,足踝向外一翻,发出「刮」的一声。当时他心知不妙,立即自觉地停止运动,用毛巾包裹冰块敷在受伤部位,纾缓痛楚。

拗柴可大可小 急寻专业治理

其实对热爱运动如足球、行山、跑步及游泳的Paul来说,已经不是第一次「拗柴」了。他仍记得:「当值的政府医生安排我照X光,然后表示伤势并没大碍,就让我回家休息。整个诊断过程较简单,并没有详细解释足踝的受伤程度或后遗症。」

足踝关节扭伤虽然常见,但绝对不能轻视,它可导致骨折及韧带完全撕裂。若处理不当,普通的扭伤会演变成惯性扭伤,即伤者会发觉一次比一次更容易扭伤。最后因关节缺乏稳定性而不能再做剧烈运动,甚至变成关节炎。

先用冰敷 后再施压包扎

「翌日起身,发现只脚已经肿晒,我唯有单脚跳着跳着到医院。骨科专科黄医生为我检查足踝的受伤情况,韧带有无松脱等,再建议我照X光,看看有否骨折。结果发现有少许碎骨,韧带被拉伤发炎,而骹位就没大碍。」

黄医生为他评估伤势后,幸好情况并不太严重。不过,必须先消肿散瘀血后才可接受进一步治疗。随即医生为Paul冰敷足踝,然后用弹性绷带向受伤部份施以压迫性的包扎,目的是固定位置。

此外,他又给Paul十日消炎药及一只保护鞋,此保护鞋的设计犹如一双充气的靴,内附有索带,可放松及拉紧,具保护伤口及固定位置的作用。由于Paul当 时不良于行,医生同时为他安排拐杖,免得再单脚跳回家。往后三个星期他都需穿上保护鞋,避免脚部负重,直到情况好转为止。

悉心治疗下 康复情况理想

「足踝消肿后,医生曾建议我返医院做物理治疗,由于医院离家颇远,不太方便。因此,他亲自教授一套复康运动,让我在家中可以自行练习。这套动作主要是锻炼 足部肌肉的柔韧度、平衡肌肉的力度,让其足以保护内里的筋骨。此外,也减轻脚部的关节位负重压力。至于筋膜,就要待它自己慢慢复元。」

一般来说,轻度的「拗柴」约可在数天至两星期内复元,重返运动;而中度的受伤,预计要三至六星期;严重者或要数个月至一年,韧带才完全康复,可说「手尾长」。

由受伤距离至今约两个月,Paul坦言颇满意康复进度,他不单已弃用拐杖走路,更可以缓步跑,疼痛亦明显减轻。黄医生建议,若碎骨位置不影响日常生活,不 用做手术来取出碎骨。不过,Paul本身从事消防工作,需要极高的活动能力、平衡力及敏捷度,他会待下个月覆诊时,跟医生商议后才作决定。

运动时巧用绷带 避免再受伤

所谓预防胜于治疗,要避免再次「拗柴」,Paul必须建立正确的运动观念及预防运动创伤。例如经常保持肌肉的柔韧软度及良好的平衡力;留意身体状况,稍感不适或疲惫,就应停下来休息;运动前要做充足的热身伸展及拉筋运动等。

Paul坦言每次运动也会做足热身,今次纯属意外。不过他也感谢黄医生提醒,往后进行撞击运动前,最好先用绷带包着旧患,保护足踝,以减低再度受伤的机会,否则会带来风湿关节痛等后遗症。

「每逢翻风落雨时,受过伤的部位会像针刺般隐隐作痛。为免令情况恶化,以后做运动时,也会加倍注意安全和保护。」

< 返回



 

个案四: Derek Kwik (40岁)

参加闪避球运动而导致跟腱急性断裂,需要进行微创接驳手术。

从事金融业的Derek是一名运动狂热份子,凭着坚忍及毅力,成为世界上第一位以跑步横跨了四个沙漠的中国人。在海拔最高的中国戈壁沙漠、最干的智利阿塔 卡玛沙漠、最热的埃及撒哈拉沙漠及最寒冷的南极洲沙漠,他都留下了永志难忘的足迹。不过,去年六月因一次参与闪避球(Dodgeball)时发生意外,导 致脚跟肌腱(跟腱)完全断裂,被逼要立即暂停所有运动。

爆发性动作诱发受伤

他说:「跑步是一项直线运动,即使是跑长途的马拉松,也很少机会令跟腱受伤。闪避球不同,它经常需要参加者急速移动或跳跃去闪避来球,这些考反应的爆发性动作,对跟腱造成强大的拉扯及张力。」

事发当日,Derek正在闪避来球,突然听到「啪」的一声响便跌倒在地上,他完全摸不着头脑究竟发生什么事,以为只是不留神或绊倒导致失足,便如常地尝试 站立起来,但脚跟上方的小腿肌肉像是被子弹击中一样,痛彻心肺,当下小腿明显变形,后腿肌向上收缩,完全不能发力。莫说继续闪避球,就连普通站立的动作也 有困难,心知不妙的他立即由友人陪同下,前往医院见骨科专科医生。

手术后 医生建议休息半年

Derek表示:「胡医生诊断我的跟腱已经完全断裂,因此必须立即进行接驳手术,手术约一小时。」

麻醉药过后,Derek慢慢地苏醒过来,看见受伤的足踝装上石膏,不能移动。做完手术再加上服了消炎止痛等药物,身心疲倦不堪。胡医生告诉他,需要好好休 养,半年内都难以再跑步。这句话让他失望到极点,比皮肉之痛更要命。原来四个月后(即二零零八年十月),他要去横越全球最凶险的亚玛逊热带雨林,但如今, 计划却在受伤的短短一瞬间被全然粉碎。

凭坚毅与拼劲 克服伤员之痛

Derek开始回想起受伤的情景,尝试追究导致受伤的原因。他清楚记得,在运动前确实曾做过伸展的热身动作。基本上也毋须怀疑,因为经过多年的训练及经 验,每一次运动的前后,早已养成了充足热身准备的习惯。只能说,这次意外,是在错误的地点、错误的时间发生。

痛苦只是暂时,放弃则是永恒,这个在多次比赛中深深领略到的道理,此时此刻也适用吧。因此,他完全没有因为这次受伤痛苦的经验,而想过放弃运动,为了尽快重返跑道上,他又使出以往一贯的坚毅及拼劲,奔向极限。

医生建议Derek留院三日,但他没理会劝告,手术后翌日已一拐一拐地出院,甚至上班,处理繁重的工作。

「胡医生建议我返医院做物理治疗,不过由于工作太忙,因此改在健身室自己练习。由于跟腱经过缝合接驳,长度比之前缩减了一点,所以需要做大量的伸展动作,去令它逐步扩展,重新达至正常的长度。」

康复神速 全靠严格的康复锻炼

Derek明白到,要受创的跟腱快速复元,关键在于要自觉地按计划进行康复锻炼。如果锻炼动作或力度等不正确,跟腱分分钟出现再度断裂的危机,甚至伤口会受感染,引起并发症,所以要小心奕奕进行。

严守纪律的他,坚持毫不间断地每天做伸展及加强踝关节的运动,促进肌腱愈合。当然,他不会锻炼得太疯狂,适当时候,也会让跟腱放松及休息。

康复情况非常理想,在短短五个月后(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),他已能够重返运动场上,开始跑马拉松。同年十二月七日,参加了澳门国际马拉松比赛。

「医生原本要我等到零九年一月才参加跑步比赛,但时间太漫长了。他也叮嘱我不要过量走路或跑步,因为即使跟腱修复后,新生组织要逐渐转变成正常的跟腱组 织,使其可以承受正常用力和速度的要求,一般人大概需要六个月时间,而我则在第四个月已经可以慢慢步行。」

大半年后,Derek认为跟腱康复程度已经高达99%,余下的1%,就要靠时间去愈合了。虽然受伤位置有时仍会出现轻微痛楚,但他自信可以应付。果然,坚 定的意志力,加上适当的康复练习,令Derek于二零零九年二月的马拉松比赛中,以4小时45分钟时间跑毕全程,证明他的人生仍然能如常地跑下去。


< 返回

 

个案五: 凌小姐

疑因做瑜伽导致颈椎骨移位,现正接受康复治疗。

在中环写字楼上班的凌小姐,在芸芸运动当中,只喜欢瑜伽。最近半年,更由以往每星期一次,增加到两至三次。直至去年十月某天,左背肌肉突然剧痛得像被十万枝针插着,左手更无法活动,她立即强忍痛楚去看骨科专科医生,证实是颈椎骨出现问题。

专业物理治疗让她逃出苦海

胡医生要求凌小姐接受磁力共振扫描检查,经诊断后证实是颈椎骨椎间盘移位,神经线受压,导致背部肌肉组织红肿发炎。由于属于急症,她迅速被送往物理治疗部,由专业治疗师进行牵引颈部及放松肌肉的治疗。

「我当时躺卧在床上,整个身躯明显被绷紧的颈背拉扯到倾侧一边。治疗师用熟练的双手使用柔劲,针对重要部位牵拉了几下,痛楚实时减了大半,连背肌也松弛 了,简直有种实时返回天堂的感觉!」亲身体验过后的凌小姐,终于明白为何肌肉骨骼病患者要进行物理治疗。

颈椎牵引治疗复位 舒解疼痛

虽然痛楚纾缓了,但凌小姐仍需住院,接受药物、注射及物理治疗。翌日出院后,她仍需持续进行复康治疗,当中包括干扰波电疗、颈椎牵引治疗、人手按摩、超声 波治疗、伸展肌肉及放松筋骨关节的运动。目的是减轻关节或肌肉炎症、缓解疼痛、改善局部血液循环及加快受影响组织的修复过程。

现时,凌小姐的物理治疗已减至两星期一次,康复情况良好。她认为物理治疗师实在是功不可没,更形容他们是救命恩人。

「他们每次都跟进我的进度,给予最有效的治疗。像替我用人手按摩,虽只是短短三数回,但已能纾缓绷紧的刺痛。」

可能是肩倒立式的后遗症

虽然凌小姐不能肯定今次颈椎椎间盘移位的原因,但她认为瑜伽绝对是诱因。因为出事前一星期,她共上了三次瑜伽课,在堂上曾做过肩倒立式。

「我学了瑜伽两年,最初的一年半是由专人个别式教授,因为我早已意识到,瑜伽的体位纷繁复杂,一旦力度及姿势不正确,很容易受伤。直至近半年,因为希望多加练习,才会兼上团体班。坦白说,一个导师又怎能个别指导及照顾廿多个学生,出事的机会当然较高。」

颈项姿势不正确 增加受伤机会

其实她的颈椎毛病,并非一日之寒,很大程度与日常生活的姿势有关。胡医生告诉她,长时间垂下头工作令颈部肌肉疲劳的文职人士,是颈椎病的高危族。结果可导致慢性劳损,或颈椎间盘出现老化,更会诱发一系列问题,增加受伤机会。

因此,最佳的伏案工作姿势是颈部保持正直,背靠座椅,工作时间每30分钟就应该休息片刻,并进行颈部运动或按摩。由于凌小姐的复发机会高,所以更要加倍小心,瑜伽及滑雪等运动就必须要暂时停止了。
 


个案六: Sam (55岁)
 


 
个案一
个案二
个案三
个案四
个案五
个案六

 

个案一: 阿强 (31岁)

踢足球引致肩关节惯性脱位,而接受关节唇韧带修补手术。

阿强是一名足球爱好者,没想到十年前的一次踢足球经验,会严重影响他日后的生活。「那次和朋友踢足球,我负责守龙门。在救波的时候因为冲力太大,双手起劲地挥出去,就『甩了膊』。」

甩膊情况 频繁至每周一次

到急症室托回移位的肩关节后,以为就此康复,怎料半年后,移位的情况重复出现,甚至变得频密。无论是游水或做热身运动,甚至简单的动作如高举双手,也会令他「甩骹」。病发次数有时相隔一两个月一次,有时甚至一两星期一次,令他开始习以为常。

「最初会找医生复位,到第五次之后,我开始自己托回。直至两年前,有一晚睡觉的时候,可能在半梦半醒中举高只手想拉拉枕头或搔痒,肩关节又移位了。我实时痛醒,那一刻,觉得一定要去做手术解决问题。」

需做手术 修补撕裂的关节唇韧带

骨科专科黄医生解释,相比其他关节,肩关节的活动范围最大,移位机会较高。不少「甩骹」患者,误以为找医生或跌打师傅托回后就会康复,渐渐才发现会出现重复移位的问题。

然而瑞典有一项研究显示,愈年轻的人士接受托回定位治疗后,出现肩关节再移位的机会就愈高。所以,手术修补撕裂的关节唇韧带,才可无后顾之忧。

微创手术 改变日后生活

黄医生解释,阿强情况是连接肱骨和肩胛骨韧带的肱骨二头肌长头腱撕裂,牵连前方的关节唇受损,才导致肩关节惯性向前移位。所以,必须在肩胛骨镶入三颗金属螺丝,再用手术线缝合撕裂了的韧带,并拉紧关节唇,才能解决惯性「甩骹」问题。

手术使用微创方法进行,医生在阿强肩膀上开三个小洞,再透过导管,把手术仪器直接放入肩关节的关节囊中进行手术。

手术进行得非常成功,术后至今,阿强已经再没有出现「甩骹」情况,回复正常的运动生活,就连踢足球及游水也不用忧心忡忡。他坦言:「这个问题令我近十年都不敢去海滩游水,怕突然甩膊,遇溺时没有人救到我。现在终于可以放下心头大石了。」



< 返回

 

个案二: Raymond Chung (28岁)

因踢足球导致前十字韧带(ACL)撕裂,需要施行前十字韧带重建手术。

Raymond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初参加旧生足球联赛时,跟敌方几名队友发生碰撞,跌倒在地上,左脚膝盖以下的部位实时完全失去知觉。约两分钟后,他才可以站起来,自行步出场边休息及喷止痛剂。

「当时见仍可走动,便以为没事,出场继续踢。后来一次转身,感到膝盖有微微痛楚,于是便决定离场休息了。」

不动手术 或要跟运动说再见

Raymond翌日到骨科诊所求诊,经初步诊断后,是一般扭伤,没甚么大碍。那位医生建议,可以接受磁力共振(MRI)作较深入检查以释疑虑。结果竟然吓了大家一跳:前十字韧带完全撕裂! 「那一刻,简直是晴天霹雳,好像世界末日。」

骨科专科胡医生建议Raymond,一是施行前十字韧带重建手术,康复时间约半年。若不动手术,需要增强大腿肌肉的训练,令其健壮得可以保护膝盖。不过, 一生也会有种膝盖脱离的不稳定感觉,更重要的是,剧烈活动如滑雪、网球或足球等,以后都要避免。从小热爱运动的Raymond,不想自此失去人生的最大乐 趣,终于决定接受手术治疗。

康复神速 半年后参加马拉松

一生人首次做手术,最担心当然是手术风险问题。幸好经胡医生解释后,疑虑尽消。Raymond做完手术苏醒后的第一个感觉是:「好似发了一场梦及左脚肿了。」

住院期间,Raymond每天必须进行物理治疗及在走廊「慢步」练习。手术后两星期,他终于可以抛弃拐杖,改为戴上护膝。

「康复时间非常快及理想,关键在于我没错过动手术的最佳时间,即意外后第三至第四个星期。这时候,伤口及周围已消肿。医生提醒我,手术后的首两个月对康复 非常重要,所以我坚持每星期进行四或五天,每次两、三小时的物理治疗,锻炼左脚的柔韧性及恢复关节的活动能力。」

术后半年,Raymond的膝关节已能活动自如,而且于二零零九年二月举行的全城马拉松比实中,更以1小时48分钟时间完成「半马」赛程,可见伤员已彻底康复。



< 返回

 

个案三: Paul Lee (34岁)

因打排球引致足踝扭伤。

意外发生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,Paul在一次排球练习中,使出一招强劲的跳跃杀球,然而,落地时却误踏在队友的脚上,足踝向外一翻,发出「刮」的一声。当时他心知不妙,立即自觉地停止运动,用毛巾包裹冰块敷在受伤部位,纾缓痛楚。

拗柴可大可小 急寻专业治理

其实对热爱运动如足球、行山、跑步及游泳的Paul来说,已经不是第一次「拗柴」了。他仍记得:「当值的政府医生安排我照X光,然后表示伤势并没大碍,就让我回家休息。整个诊断过程较简单,并没有详细解释足踝的受伤程度或后遗症。」

足踝关节扭伤虽然常见,但绝对不能轻视,它可导致骨折及韧带完全撕裂。若处理不当,普通的扭伤会演变成惯性扭伤,即伤者会发觉一次比一次更容易扭伤。最后因关节缺乏稳定性而不能再做剧烈运动,甚至变成关节炎。

先用冰敷 后再施压包扎

「翌日起身,发现只脚已经肿晒,我唯有单脚跳着跳着到医院。骨科专科黄医生为我检查足踝的受伤情况,韧带有无松脱等,再建议我照X光,看看有否骨折。结果发现有少许碎骨,韧带被拉伤发炎,而骹位就没大碍。」

黄医生为他评估伤势后,幸好情况并不太严重。不过,必须先消肿散瘀血后才可接受进一步治疗。随即医生为Paul冰敷足踝,然后用弹性绷带向受伤部份施以压迫性的包扎,目的是固定位置。

此外,他又给Paul十日消炎药及一只保护鞋,此保护鞋的设计犹如一双充气的靴,内附有索带,可放松及拉紧,具保护伤口及固定位置的作用。由于Paul当 时不良于行,医生同时为他安排拐杖,免得再单脚跳回家。往后三个星期他都需穿上保护鞋,避免脚部负重,直到情况好转为止。

悉心治疗下 康复情况理想

「足踝消肿后,医生曾建议我返医院做物理治疗,由于医院离家颇远,不太方便。因此,他亲自教授一套复康运动,让我在家中可以自行练习。这套动作主要是锻炼 足部肌肉的柔韧度、平衡肌肉的力度,让其足以保护内里的筋骨。此外,也减轻脚部的关节位负重压力。至于筋膜,就要待它自己慢慢复元。」

一般来说,轻度的「拗柴」约可在数天至两星期内复元,重返运动;而中度的受伤,预计要三至六星期;严重者或要数个月至一年,韧带才完全康复,可说「手尾长」。

由受伤距离至今约两个月,Paul坦言颇满意康复进度,他不单已弃用拐杖走路,更可以缓步跑,疼痛亦明显减轻。黄医生建议,若碎骨位置不影响日常生活,不 用做手术来取出碎骨。不过,Paul本身从事消防工作,需要极高的活动能力、平衡力及敏捷度,他会待下个月覆诊时,跟医生商议后才作决定。

运动时巧用绷带 避免再受伤

所谓预防胜于治疗,要避免再次「拗柴」,Paul必须建立正确的运动观念及预防运动创伤。例如经常保持肌肉的柔韧软度及良好的平衡力;留意身体状况,稍感不适或疲惫,就应停下来休息;运动前要做充足的热身伸展及拉筋运动等。

Paul坦言每次运动也会做足热身,今次纯属意外。不过他也感谢黄医生提醒,往后进行撞击运动前,最好先用绷带包着旧患,保护足踝,以减低再度受伤的机会,否则会带来风湿关节痛等后遗症。

「每逢翻风落雨时,受过伤的部位会像针刺般隐隐作痛。为免令情况恶化,以后做运动时,也会加倍注意安全和保护。」

< 返回



 

个案四: Derek Kwik (40岁)

参加闪避球运动而导致跟腱急性断裂,需要进行微创接驳手术。

从事金融业的Derek是一名运动狂热份子,凭着坚忍及毅力,成为世界上第一位以跑步横跨了四个沙漠的中国人。在海拔最高的中国戈壁沙漠、最干的智利阿塔 卡玛沙漠、最热的埃及撒哈拉沙漠及最寒冷的南极洲沙漠,他都留下了永志难忘的足迹。不过,去年六月因一次参与闪避球(Dodgeball)时发生意外,导 致脚跟肌腱(跟腱)完全断裂,被逼要立即暂停所有运动。

爆发性动作诱发受伤

他说:「跑步是一项直线运动,即使是跑长途的马拉松,也很少机会令跟腱受伤。闪避球不同,它经常需要参加者急速移动或跳跃去闪避来球,这些考反应的爆发性动作,对跟腱造成强大的拉扯及张力。」

事发当日,Derek正在闪避来球,突然听到「啪」的一声响便跌倒在地上,他完全摸不着头脑究竟发生什么事,以为只是不留神或绊倒导致失足,便如常地尝试 站立起来,但脚跟上方的小腿肌肉像是被子弹击中一样,痛彻心肺,当下小腿明显变形,后腿肌向上收缩,完全不能发力。莫说继续闪避球,就连普通站立的动作也 有困难,心知不妙的他立即由友人陪同下,前往医院见骨科专科医生。

手术后 医生建议休息半年

Derek表示:「胡医生诊断我的跟腱已经完全断裂,因此必须立即进行接驳手术,手术约一小时。」

麻醉药过后,Derek慢慢地苏醒过来,看见受伤的足踝装上石膏,不能移动。做完手术再加上服了消炎止痛等药物,身心疲倦不堪。胡医生告诉他,需要好好休 养,半年内都难以再跑步。这句话让他失望到极点,比皮肉之痛更要命。原来四个月后(即二零零八年十月),他要去横越全球最凶险的亚玛逊热带雨林,但如今, 计划却在受伤的短短一瞬间被全然粉碎。

凭坚毅与拼劲 克服伤员之痛

Derek开始回想起受伤的情景,尝试追究导致受伤的原因。他清楚记得,在运动前确实曾做过伸展的热身动作。基本上也毋须怀疑,因为经过多年的训练及经 验,每一次运动的前后,早已养成了充足热身准备的习惯。只能说,这次意外,是在错误的地点、错误的时间发生。

痛苦只是暂时,放弃则是永恒,这个在多次比赛中深深领略到的道理,此时此刻也适用吧。因此,他完全没有因为这次受伤痛苦的经验,而想过放弃运动,为了尽快重返跑道上,他又使出以往一贯的坚毅及拼劲,奔向极限。

医生建议Derek留院三日,但他没理会劝告,手术后翌日已一拐一拐地出院,甚至上班,处理繁重的工作。

「胡医生建议我返医院做物理治疗,不过由于工作太忙,因此改在健身室自己练习。由于跟腱经过缝合接驳,长度比之前缩减了一点,所以需要做大量的伸展动作,去令它逐步扩展,重新达至正常的长度。」

康复神速 全靠严格的康复锻炼

Derek明白到,要受创的跟腱快速复元,关键在于要自觉地按计划进行康复锻炼。如果锻炼动作或力度等不正确,跟腱分分钟出现再度断裂的危机,甚至伤口会受感染,引起并发症,所以要小心奕奕进行。

严守纪律的他,坚持毫不间断地每天做伸展及加强踝关节的运动,促进肌腱愈合。当然,他不会锻炼得太疯狂,适当时候,也会让跟腱放松及休息。

康复情况非常理想,在短短五个月后(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),他已能够重返运动场上,开始跑马拉松。同年十二月七日,参加了澳门国际马拉松比赛。

「医生原本要我等到零九年一月才参加跑步比赛,但时间太漫长了。他也叮嘱我不要过量走路或跑步,因为即使跟腱修复后,新生组织要逐渐转变成正常的跟腱组 织,使其可以承受正常用力和速度的要求,一般人大概需要六个月时间,而我则在第四个月已经可以慢慢步行。」

大半年后,Derek认为跟腱康复程度已经高达99%,余下的1%,就要靠时间去愈合了。虽然受伤位置有时仍会出现轻微痛楚,但他自信可以应付。果然,坚 定的意志力,加上适当的康复练习,令Derek于二零零九年二月的马拉松比赛中,以4小时45分钟时间跑毕全程,证明他的人生仍然能如常地跑下去。


< 返回

 

个案五: 凌小姐

疑因做瑜伽导致颈椎骨移位,现正接受康复治疗。

在中环写字楼上班的凌小姐,在芸芸运动当中,只喜欢瑜伽。最近半年,更由以往每星期一次,增加到两至三次。直至去年十月某天,左背肌肉突然剧痛得像被十万枝针插着,左手更无法活动,她立即强忍痛楚去看骨科专科医生,证实是颈椎骨出现问题。

专业物理治疗让她逃出苦海

胡医生要求凌小姐接受磁力共振扫描检查,经诊断后证实是颈椎骨椎间盘移位,神经线受压,导致背部肌肉组织红肿发炎。由于属于急症,她迅速被送往物理治疗部,由专业治疗师进行牵引颈部及放松肌肉的治疗。

「我当时躺卧在床上,整个身躯明显被绷紧的颈背拉扯到倾侧一边。治疗师用熟练的双手使用柔劲,针对重要部位牵拉了几下,痛楚实时减了大半,连背肌也松弛 了,简直有种实时返回天堂的感觉!」亲身体验过后的凌小姐,终于明白为何肌肉骨骼病患者要进行物理治疗。

颈椎牵引治疗复位 舒解疼痛

虽然痛楚纾缓了,但凌小姐仍需住院,接受药物、注射及物理治疗。翌日出院后,她仍需持续进行复康治疗,当中包括干扰波电疗、颈椎牵引治疗、人手按摩、超声 波治疗、伸展肌肉及放松筋骨关节的运动。目的是减轻关节或肌肉炎症、缓解疼痛、改善局部血液循环及加快受影响组织的修复过程。

现时,凌小姐的物理治疗已减至两星期一次,康复情况良好。她认为物理治疗师实在是功不可没,更形容他们是救命恩人。

「他们每次都跟进我的进度,给予最有效的治疗。像替我用人手按摩,虽只是短短三数回,但已能纾缓绷紧的刺痛。」

可能是肩倒立式的后遗症

虽然凌小姐不能肯定今次颈椎椎间盘移位的原因,但她认为瑜伽绝对是诱因。因为出事前一星期,她共上了三次瑜伽课,在堂上曾做过肩倒立式。

「我学了瑜伽两年,最初的一年半是由专人个别式教授,因为我早已意识到,瑜伽的体位纷繁复杂,一旦力度及姿势不正确,很容易受伤。直至近半年,因为希望多加练习,才会兼上团体班。坦白说,一个导师又怎能个别指导及照顾廿多个学生,出事的机会当然较高。」

颈项姿势不正确 增加受伤机会

其实她的颈椎毛病,并非一日之寒,很大程度与日常生活的姿势有关。胡医生告诉她,长时间垂下头工作令颈部肌肉疲劳的文职人士,是颈椎病的高危族。结果可导致慢性劳损,或颈椎间盘出现老化,更会诱发一系列问题,增加受伤机会。

因此,最佳的伏案工作姿势是颈部保持正直,背靠座椅,工作时间每30分钟就应该休息片刻,并进行颈部运动或按摩。由于凌小姐的复发机会高,所以更要加倍小心,瑜伽及滑雪等运动就必须要暂时停止了。

< 返回

 

个案六: Sam (55岁)

因打高尔夫球而拉伤背部肌肉及跟腱。

Sam是高尔夫球发烧友,早前到欧洲公干,约两、三个星期没「落场」,回港后技痒,于是立即约同友人打球去,没料到中途却发生意外。当时他把手如常拉高, 然后大杆一挥,「扑」的一声,白色的高球强而有力地飞到远方,但同一时间,背部却剧痛得要命,痛到身体都卷缩和倾侧到一边。

「拉伤当下,就连走路也有问题,唯有休息后,由友人开车送我回家。」回家后的Sam,实时由太太帮忙搽跌打酒,以为应该没事吧。谁料整个晚上,痛得他彻夜难眠,好不容易忍到翌日早上,便立即到医院看医生。

无做热身惹的祸

骨科专科黄医生为Sam作初步临床检查后,再安排他照X光。结果发现,右边背部肌肉及跟腱被拉伤。原来拥有十年打高球经验的Sam坦言从来没有运动前热身的习惯。

「其实,跟我一起打波的朋友都没有做热身。打了那么多年都相安无事,我觉得今次受伤可能是意外吧。不过黄医生说,我这个年纪的人比年轻人较易受伤,加上日 常生活少运用背肌,到挥杆时一下子用力,便很易拉伤。所以日后一定要做至少10分钟的伸展热身运动。」

做足两个月物理治疗

黄医生给一脸痛楚的Sam服食消炎止痛药,并转介他进行物理治疗,包括止痛电疗机TENS、热敷治疗、强化背肌的训练及伸展动作等。首两星期,可隔日进行 一次,每次半小时至45分钟,之后才视乎康复情况减少次数。此外,还需要有充足休息,避免进行一些剧烈运动,或突如其来的动作,如急速地转身。

「做了一次物理治疗之后,痛楚已经减了很多,整个背部也放松了。医生更提醒我下次拉伤或扭伤,别自行乱捽药酒,应尽快求医,以免延误治疗。」

由受伤至今约两个多月,Sam可说是已经完全康复,更于上个周末再「落场」,享受挥杆的乐趣。不过,今次他却提早到达,认真地伸展手脚,摆动腰肩做热身,其他跟Sam差不多年纪的波友也不敢怠慢,一于跟着齐齐做热身呢。